• 黄袍僧人到性感超模:佛也无法面对母亲贫穷受苦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4-19 09:40 | 作者:baidu.com | 来源: | 浏览:1200 次
  • 他经历了什么?
    任何国度,总有人要面对贫穷。
     
    众多僧侣,无非修的是究竟涅槃,彼岸花开成佛。
     
    而暹罗这名小僧,只谈血浓于水的精进,亲情不改的执着——
     
    “纵使,就算,我已成佛,也无法睁眼直面母亲贫穷受苦……”
     
    从脱下黄袍接受切割变性的那天起,他认为一切都是无悔,注定。
     
    他,或者,她,名叫Mimi Tao(มีมี่ เทา),出生在泰国东北部孔敬府一户经济宽裕的天主教家庭。
     
    家中长辈多人都曾赴西方国家深造,在当时都有稳定的工作及私营生意,尤其体现在农业及工业生产的广泛投资。
     
    年幼的Mimi Tao在邻居及工人们的呵护哄逗中成长,亲戚们也对他百依百顺,说他投胎精准,专挑富贵人家之类的戏谑段子时常飘散。
     
    大多人,都在羡慕他一出生就穿金戴银。谁也不曾想过,如今的幸福饱暖日子开始倒计,所剩无几。
     
    谁也不曾预料,眼前天真男童的躯内其实早被女性阴柔之魂填满。(下方为Mimi Tao变性前后对比)
     
    好景不长,Mimi Tao家庭生意资金周转不畅,经济溃败,欠下数百万债务。
     
    公司破产,工人逃散,亲友排挤,家族分裂。
     
    原本强盛豪宅的进出有度,一夜之间跌入家徒四壁的低谷拮据。
     
    之前备受呵护的Mimi Tao也成了人人躲避绕道的“免受讨债牵连”,热闹的客厅,只剩下出入频繁、软硬兼施的嘴脸,还有当年热心肠的左邻右舍们,都忙着划清界限,冷漠抱怨他们是多么的“心有余而力不足”。
     
    只有母亲相依不弃,陪伴照料着正在成长的Mimi Tao。
     
    12岁那年,懂事的他为了给母亲减轻负担,决定申请进入位于大城府的Mahawachira Lakkanonraja佛学院学习。
     
    一来,他想通过寺庙简单吃住,省去生活费用开支,不让母亲为难。
     
    二来,母亲由于负债累累,对社会失去信心,认为一切都处于混乱中,只希望Mimi Tao能成为受人尊敬的佛陀子弟,平稳度日,不要再卷入利益纠纷重蹈覆辙了。
     
    根据佛学院要求,Mimi Tao在学习深度佛学之前,必须依规定出家成为沙弥,从小体验修行。
     
    这一决定,让Mimi Tao在寺庙一待就是6年——日复一日,凌晨4时起身,5时赤脚化缘,接着打水修庙,焚香念经.......
     
    第一次被嘲笑:身为僧人,全身妩媚,爱好女人装扮
     
    寺庙传统修行中,让Mimi Tao的毅力更为坚定,他开始学着寺庙里的高僧,为远道而来的善信洒水加持,诵经祈福,也能够用6年所积累的佛法开示,劝导烦恼之人取舍名利,向善平和。
     
    但对于他自己,Mimi Tao始终难以面对内心的魔障阴霾——
     
    6年间,母亲所待偿还的一切依然还是在辛苦挣扎中没有好转,而身为孩子,自己什么也没有做到。
     
    此外,Mimi Tao还发现他身为男儿身,却无法像正常男性般阳刚大气。尽管,整整6年他一直都在努力尝试改变。
     
    6年来,Mimi Tao饱受戏弄嘲笑,他说话越来越温柔,走路越来越婀娜,甚至喜欢上了化缘时所看见的女性穿着打扮,开始私自购买女性化妆用品,夜间在佛龛后画眉染唇,穿着鲜艳东北筒裙,在月下起舞。更甚至……开始偷偷服用美白药物及雌性激素,希望人身能转男成女。
     
    在向住持辞行后,Mimi Tao交代了一切,希望还俗。
     
    临行前,住持告诉他:“离开寺庙,还是修行。或许,你心中最想成为的自己,就是帮助你拜托烦恼的出路。”
     
    第二次被嘲笑:目前的“变性人”也就配做这个!
     
    18岁,离开寺庙的Mimi Tao开始换装为女性,成为了一名变性人模特。
     
    母亲对儿子变性一事表现出极大反感:“别再说你是我儿子,这太丢脸了真的。你若真要成为变性人也可以,因为我也可以没你这个畜生儿子!”
     
    母亲表现出不赞成态度后,开始拒绝与Tao联系,在家中也关门不做任何交谈。
     
    无论如何,Mimi Tao帮母亲还债心思坚定,终究抛离一切僧人身份,化成女妆外出打拼。
     
    这一次,他来到了“天堂之城”芭提雅。
     
    “没有其他人会请我,因为我是变性人,很多单位都有潜在限制。”(ไม่ใครเค้าจ้างทำงานหรอกเพราะเราเป็นกะเทย)
     
    果然,Mimi Tao四处打工无人收留,尤其在体力劳动行业,他受到了严重排斥。
     
    无奈之下,跟随其余变性人步伐,他只能进入芭提雅变性人表演场所,每日以夸张装扮和猫步情趣服饰演出满足外籍游客口中期待已久的“人妖秀”。
     
    期间,Mimi Tao依靠微薄收入定期打入母亲银行账户中。
     
    变性人表演工作之余,Mimi Tao还尝试去应聘正式模特工作,但用人单位的答复十分敷衍——变性人目前就配做表演工作了,难道人人都能出名?没有背景的变性人,也只能如此生活了……
     
    当然,Mimi Tao没有放弃,他认为他所追求的模特艺术,绝不会因泰国固定格局而受阻。
     
    下一站,他想去新加坡。
     
    Mimi Tao去新加坡发展的想法来自于泰国超模Yui Rajana,Tao是在一次展会中遇到了Yui。
     
    Yui没有在意他的性别之分,只从模特同行的专业角度为Tao提供了多项走台建议,并且定期开始训练Tao,让他跟着自己参加展会学习经验。这一贵人的相助,让Tao感动不已,同时也令其在曼谷的名气不断提升。
     
    虽说Tao遇到前辈超模Yui的指点,看到了新加坡舞台的价值,但对于低薪工作者,要去到国外,谈何容易。
     
    Tao在曼谷联系到了新加坡的一家展会,拿到邀请函后,满怀希望的出发了。
     
    算上机票及签证费用,抵达新加坡的Tao钱包只剩下不到1000泰铢(人民币约200元)。
     
    缺乏外出经验的他,还遇到了延迟出关,等到走出机场拿出手机时,邮箱里前15条解约提示布满屏幕——因为迟到,展会主办方取消了他所有的行程安排,包括车辆接送及酒店入住。
     
    不甘心的 Tao虽然困难重重,但依然不愿意就此返回泰国,他决定留在新加坡,尽可能寻找其他发展机会。
     
    在机场厕所洗澡,在休息区入眠,Tao不知度过了几日。
     
    幸运的是,一名泰国同乡男子在机场发现了他,并且提供了帮助,让Tao能暂住新加坡寻找模特工作。好心男子还拿出存款分给Tao,让他不要担心在新加坡的衣食住行。
     
    这份似曾相识的热心相助,就这样从泰国来到了新加坡。
     
    正当Mimi Tao在庆幸自己遇到好人时,他接到母亲从泰国打来的电话。
     
    电话那头,Tao猛然发现,其实母亲一直都在支持他,从遇上的好人再到国外生活费用,都是母亲在原本负债的情况下债上加债,四处筹钱打款,托人沟通相助。
     
    同时,母亲并没有真正反对他变性,仅仅是在担心他选择这条未知之路也许会格外艰辛。
     
    母爱,仅此而已。
     
    母亲电话中的不离不弃,丝毫没有透露出任何埋怨,此举让远在国外的Tao感动不已。
     
    第三次被嘲笑:你的脸太方太丑,根本红不了,而且不男不女的模特终究登不上大舞台.....
     
    靠着为母亲还债的迫切冲劲,Tao开始全力以赴,从时装展会开始,扩展到促销导购、电视及网络代言广告,新产品发布会、宣传短片等,常常能看到他的身影。
     
    Tao的名字,还去到了美国、澳大利亚、英国、德国、法国等地,从2004年起,成为国际影响力最广的首位泰国变性人。
     
    媒体聚焦的同时,Tao的发展也引来了本地泰媒的争议,不少网络声音曾多次无端攻击他的长相,认为方方正正棱角分明的面容充满了农村土气,还将Tao的成名批判成了另类炒作。
     
    甚至不少网友还再次提出了性别问题,认为国际时装展的模特不应该让不男不女人士担任,应该使用最具代表的真正女性超模。
     
    尽管如此,Tao依然在台中保持自信,用独特的风格及敬业的努力赢得了一切。那张不被亚洲团体所看好的棱角面容登上了国际,在西方舞台中大受欢迎。
     
    2017年9月,美国各大媒体相继曝出——
     
    “Mimi Tao,一位登上2017纽约时装周舞台的泰国变性模特,在Marco Marco品牌秀上似乎差点被绊倒,随后又自信满满地继续走秀,她稳健的台风赢得现场观众热烈的欢呼声,令人印象深刻。”
     
    2017-2019年间,Mimi Tao先后与国际及泰国国内200多家知名展会及杂志单位合作,数千万美元的酬劳如失控大雨般向她倾洒回应,他也如愿以偿的成为了国际超模,将母亲欠下的巨额债务清得一干二净。
     
    2019年,Mimi Tao在美国《伸展台计划》(Project Runaway)第十七季选拔中出场,无边界的服装艺术面前,只有观众的拍手赞叹,少有人再仔细评判他的性别是否能代表女性。
     
    更多的,是在共同见证着,Tao是国际舞台中的专业工作者,是泰国史上成绩罕见的超模!
     
    变性与否,真的无所谓了.....
     
    Mimi Tao 在成名早期采访中表示,如今能有成就,若谈感谢,那当然非母亲莫属。
     
    尽管成为僧人是母亲当年的盼望,但面对母亲负债后的贫穷,我实在无法帮助母亲实现这个简单的愿望。
     
    真庆幸,我最终没能成僧。
     
    母亲因欠债失落而将安稳期待寄托于我,只愿我平安,不再重蹈覆辙。
     
    而成为僧人,或许真能在万人敬拜中顺利度日。
     
    可亲情牵绊,就算我真已成佛,我也难以面对正在艰难生活、苦于还债的母亲,接着以修行为名,在经声中“六亲不认,事不关己”。
     
    况且,超模并非我的永远追求。
     
    若有来生,若此生还有机会,我愿意再次剃度为僧,但前提是,母亲必须健在宽裕,一切无阻无碍。
     
    没有家人,我们所奋斗的,都将失去意义……
     
    文章最后,想必不少读者认为,这或许就是则简单的泰国社会现状引发的励志感言,哪有什么值得关注与深思的无中生有。
     
    话虽如此,但永不改变的,始终是那一幕幕真挚人性与本能情感。
     
    似乎,无论身处何地,成长后的打拼与不断更新的娱乐科技总是在干扰我们,对亲情无视的代价,或许总要等后悔来临时才能幡然醒悟。
     
    社会节奏在加快,经济发展也寸步不停。
     
    但正因如此,努力打拼竞争到底,真不该成为敷衍亲人的情有可原,甚至,应当成为我们奋斗的根本。
     
    单位业绩考核要拼,职称晋升要快,人际关系要稳,生意创业要抢占先机……那么算上密不透风的行程安排,前途优先战略下的我们,还能有多少时间顾得上父母亲属?
     
    顾上了,是按部就班的程序化敷衍,送上几份礼品,替他们捶背捏腰后匆匆离去?
     
    还是干脆顾都顾不上,或者送去养老院,接着自行安慰一句反正父母总会理解?
     
    回想一下我们拼搏的意义是什么,投下青春去等待事业有成资产丰足的动机又是什么?
     
    归根到底,血肉之躯的回答自然是为了家人的幸福,为了回报父母多年的养育之恩。
     
    万事总有代价,个体之人对美好生活都有各自的憧憬。
     
    只是,别再说,天高任鸟飞,父母永远是我们坚强的后盾,这样太自私而贪婪。
     
    或许,如果来得及,我们能学学文章主人公Mimi Tao的念母情深。
     
    毕竟,若当我们能权倾朝野,富可敌国,甚至高居宝座,成神成佛,
     
    当我们看到那位曾细心抚养我们的亲人正在受苦,我们都会泪流满面,悔不当初。
     
    学业有成也好,事业稳定也罢,
     
    没有家人,我们所奋斗的,都将失去意义……
  • 相关内容
  • 2010-2013 小勐拉皇家国际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琼ICP备14001732号
  • 皇家国际24小时免费提供开户、汇款、取款等服务!